• 时刻在线-网罗时刻精彩!
首页 > 社会

安徽六安:失准的天平浸满多少妈妈的血泪

2019-12-19 13:02:45  来源:华夏小康网   浏览数:
 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柏拉图说得好:“立法工作是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如果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安置一个不称职的官吏去执行那些制定很好的法律,那么这些法律的价值便被掠夺了,并

 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柏拉图说得好:“立法工作是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如果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安置一个不称职的官吏去执行那些制定很好的法律,那么这些法律的价值便被掠夺了,并使荒谬的事情大大增多,而且最严重的政治破坏和恶行也会从中滋长。”然而在中共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趋势下,安徽六安却上演了一幕公、检、法联手违规违法办案,制造冤假错案的丑剧,致使受害人的老母亲拖病体奔波喊冤,失准的天平浸满了一位慈爱母亲的血与泪!

 

安徽六安:失准的天平浸满多少妈妈的血泪

 

(图为于连玲)

 

  “我儿子卢真益才二十多岁,是我们地方上很有前途的优秀企业家,就因为跟客户有了合同纠纷被人陷害,安徽六安的公、检、法多部门违法办案,重判十二年,毁了青春,毁了事业,毁了我们一家老少的幸福人生!”德州受害人卢真益的妈妈于连玲向记者哭诉。

 

安徽六安:失准的天平浸满多少妈妈的血泪

 

(图为于连玲反映材料)

 

  据了解:2008年,19岁的德州青年卢真益在山东德州成立“德州德城区长庄物流园”开始创业,当时拥有员工120人;2010年4月份,青年企业家卢真益又在德州市开发区成立“汇丰服饰有限公司”,员工达到300多人,为当地市民就业问题作出很大贡献。2013年成立了德州海润丰服饰有限公司,拥有员工上千人;2016年3月,卢真益为了继续扩大经营,个人出资委托朋友蔡海旺代持法人成立了德州羽尚服装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12月份,卢真益又经人介绍无正当职业的社会人员张电君,并口头任命其为新公司德州羽尚服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羽尚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公司事务。

 

安徽六安:失准的天平浸满多少妈妈的血泪

 

(左二坐在椅子上的为卢真益)

   
  2016年11月,因为羽尚公司在北京成立服装研发部,开发内销羽绒服,需要一批鸭绒,而六安市鸿洲羽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洲公司)是专业生产商。鸿洲公司负责人袁传良到羽尚公司和海润丰公司考察后,德州羽尚公司的负责人芦真益与六安鸿洲公司的负责人袁传良经友好协商,于2017年1月15日在卢真益的办公室签署了编号为17GWN312Z0022的购销合同。该购销合同总标的为63吨的纯白鸭绒,含税单价为19万元/吨,总价款人民币1197万元。合同约定分五批送货,货款结算规定为:每次出货前先付总价款的20%;4月30日前应交货54吨(实际送货30多吨),应付清人民币380万元;5月30日前将3月30日前约定所供44吨的货款全部付清(鸿洲公司实际送货23.6吨):7月30前付清全部63吨货款。鸿洲公司收款后必须开岀増值税发票。合同还约定了100万的违约及质量要求等责任。

 

  合同依法成立后,鸿洲公司开始供货,当分批次供货到4月14日,总量达到30多吨时,羽绒开始大涨价,袁传良只催促已送货物的80%款,违约不再继续供货,希望羽尚公司提价,但合同没有此约定,所以没有得到芦真益的认可。而此时芦真益自己的公司却出现控制权和债务交织的内部矛盾,其内部矛盾方蔡海旺和张电君从反复纠缠,到组织社会人员堵厂门、阻扰货物进出、破坏客户订单等矛盾步步升级。二人对芦真益一直怀恨在心。由此,他们与远在省外的袁传良结盟,袁传良正好因涨价不再供货,想解除合同并且不承担违约责任,就联手蔡海旺和张电君,向六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报假案,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以芦真益虚假名字和公章签约,涉嫌合同诈骗为由,于6月10日将芦真益刑事拘留,最终人为阻断了依法成立的《购销合同》的履行并直接动用刑事手段介入合同纠纷。

 

  于妈妈表示,儿子卢真益被六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干警带走后,公安分局干警舒畅连夜询问我儿子,从晚上4点到第二天下午5点,连续提审四次,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并对我儿子打骂体罚,威逼其签字。

 

  2017年6月10日,卢真益被六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7月14日被金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10月27日又因证据不足将案件卷宗退回经济开发区分局,12月19日,金安区人民检察院再次因证据不足退卷给经济开发区分局补充侦查。直到第三次才受理此案。此期间,卢真益一直被关押在六安市看守所。

 

  于妈妈说:2017年6月27日上午,我方委派律师向干警舒畅了解案情,得知虚假名字和假公章一说已经不成立,公安就征求检察院的意见,最后检察院以“高价低卖”为涉嫌合同诈骗的主要犯罪事实侦办此案。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2018年3月2日,金安区检察院又将此案件移送金安区人民法院进行公诉。2018年8月3日,金安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最终以犯合同诈骗罪,判处卢真益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款一百万元。

 

  据卢真益的律师说:卢真益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该案件应属于民事合同纠纷。首先,羽绒交付后,货物的所有权已经发生转移。羽尚公司如何处置货物是其自由;其次,没有法律规定交易不盈利就涉嫌犯罪;再次,不符合商业逻辑与犯罪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能以不符合商业逻辑就认定为犯罪。

 

  而卢真益及相关证据能够合理的解释“高买低卖”的真正原因:(1)混入了部分的库存羽绒;(2)张电君等人闹事封场导致无法正常使用,为回笼资金需要;(3)为履行合同,避免支付100万违约金;(4)羽绒价格上涨,后续的销量可以赚钱;(5)部分羽绒被雨淋湿,所以便宜处理;(6)购进的是含税价格,出售时为不含税价格,算下来是有盈利的。

 

  于妈妈说:2017年1月15日,我儿子卢真益与安徽省六安市袁传良(其堂哥袁传省原任六安市监察局副局长,现任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签订羽绒供货合同期间产生经济纠纷,袁传良倚仗他堂哥袁传省在六安的势力,诬告卢真益合同诈骗,袁传省利用手中权力公然操纵六安市公、检、法系统,于2018年8月3日,将我儿子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卢真益被关押期间,六安相关领导多次要求我们出570多万元和解此案。我听人说,此和解款敲诈成功后,公安局收益100万元,检察院收益100万元,袁传省个人收益100万元。我儿子卢真益完全是被冤枉的,袁传省利用手中的公权力操纵六安市公、检、法系统,一定要把此冤假错案办成铁案。

 

  于妈妈哭诉:作为一个母亲看着儿子受此冤枉,心都碎了。我的丈夫是癌症病人,刚做完手术,自从我儿子被抓走后,拖着病体往返六安24次,在六安住着给儿子喊冤,但却无人理睬导致病情愈加严重;而我因思念成疾,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被医院诊断为患有抑郁症,常常半夜梦到儿子在敲门,说“妈妈,我回来了”,曾一度对生活失去希望,找不到活下去的念头;我婆婆今年78岁了,因孙子含冤入狱,有冤无处伸,心里憋屈难受住院两次;而大儿子也因为弟弟被捕精神崩溃。儿子卢真益是家里的顶梁柱,是五家公司的负责人,现在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公司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我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为儿子洗刷冤屈,让我儿子早点回家。

 

  英国伟大的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犯罪是无视法律,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是玷污法律。”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一旦远离公正出现天平倾斜,那么,从本质意义上讲,司法机关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安徽六安公、检、法联手上演的闹剧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面临崩溃瓦解,恶人却在背后把酒言欢,庆祝自己的恶行成功把一名优秀的青年企业家送进监狱。六安相关领导索要的570多万元“和解费”到底有没有法理依据?安徽六安的司法天平为什么被人为操控?泣血伸冤的德州妈妈于连玲何时才能为儿子伸冤成功?

 

  本网将持续关注此事件并跟踪报道!


关键词: 妈妈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出处非(时刻在线)的作品,均转载于自其它媒体或会员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信息的传递,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对稿件有质疑请与本网客服联系。

2、凡涉及客服电话、转账交易等请查询官方认证,谨防上当受骗。

3、为了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请核实安全认证的官方客服电话,防止上当受骗。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联系本网客服。

相关新闻